2012年

2020-05-21 08:52

张立强返回后再问,什么时候能有个回信?男子答,我不敢给你保证多长时间,只能给你问问。张增仁父子留下复印件回到家,他们才发现,男子说的留电话也没留,便又有点担心会不会受影响。

本报记者 白云 文/图

为啥报纸上说的和下面执行的不一样?

派出所:

原本张增仁今年10月14日就满61周岁,按政策,2012一年,他和老伴每月60元,可领取1440块。老两口的年收入,满打满算也就两三千元,这1000多元的损失让土里刨食的老人心疼不已。

同年下半年,张增仁又步行去南赛乡派出所询问,“接待我的一个民警姓宋,让我回家找结婚证。”这是个颇为难的条件,张增仁还真仔细地保存着,盖着人民公社革命委员会公章的结婚证书,落款是1972年,张增仁的年纪是手写的20岁。这张结婚证也可以证明张增仁确实1952年出生。

办事难:

张增仁的大儿子张立强特意赶到父亲这里,就是为了证明父亲不可能这么年轻,“你说这明显的事儿,咋就改不了呢?你说这样不行,那你告诉俺们缺啥材料也行,到底是上面不批还是没报啊?”

结婚证送到派出所后,张增仁有空就走到派出所去问问,直到过了春节,宋姓民警把结婚证还给张增仁,“他说‘以前没找,怎么现在找了?上面不批’,就给打发回来了。”

16日,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公安厅副厅长张士良要求各地派出所,要在醒目位置设立制度公示栏,做到公开透明,方便群众办事和监督。各级治安部门要强化窗口单位的日常管理,建立、完善首接事项登记、一次性告知、服务承诺、服务双岗、去向留言、考勤抽查等一系列工作制度,积极推行错时办理、预约办理、上门办理等服务方式,尽最大可能为群众提供便利。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得到社会广泛称赞。

张增仁跑得心灰意冷,索性放弃改户口。直到他的大儿子看到本报17日刊登的《公安厅出台简化户口落户措施7项》,“说不让群众跑三趟,俺们这儿咋不行呢?”张立强问。

18日,记者陪同张增仁、张立强父子再次到南赛乡派出所询问户口一事。11时40分左右,三人进入派出所的院门,标注着户政字样的大门敞开着,没看见简化落户手续便民措施的公示,一名着便装的男子站在台阶上问张增仁,“干嘛哩?”张立强示意了手里的材料说明来意,便装男子站在台阶上,没表明身份,也没让张增仁进屋,“不是给你找过一次不行啊?”张增仁陪着笑说,“可这确实错着哩,人家60岁的人都能领钱花了,我这啥也没有,你看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再活到10年后领钱?”

“这是我大小子,1974年生人,我的年龄户口本上写的是1962年出生,我12岁就有了儿子?”牙齿已经不全的张增仁,从1997年就开始找,提供了1972年的结婚证原件和村里的证明,还是无法证明自己今年62岁。错误的不止张增仁,还有他的老伴,户口本上同样被错录成1962年出生。

2011年,张增仁听说村里和自己年纪相仿的,每个月可以领60块钱退休金,他去问了问,发放的标准按照户籍或身份证,他太“年轻”,不够发放条件。

采访结束时,张增仁粗糙的大手捏着身份证问,为啥报纸上说的和下面执行的不一样?

3里山路,老人一年跑四五趟

张增仁不明白,怎么好好的户口一下子少了10年岁数?他多次问派出所,派出所都说不知道。

10月18日,记者陪同张增仁再次来到邢台内丘县南赛乡派出所,派出所民警答复,上次的申请市公安局退回了,这次再问问看。导致老人户籍错误的原因,民警称不知道;到底需要什么材料才能更改户籍错误,民警也称不知道。这次再问什么时候有回复,民警称不敢保证。

16日,省公安厅召开简化户籍措施会议,明确要求,便民措施要贴在派出所醒目位置,对于办理的时限要有明示,决不让群众跑第三趟。

2012年,弄清楚自己要想领到退休金,在户口本上的60周岁前,还需每年缴纳一笔费用,张增仁越发地上火,尤其是今年开春的一场雪,原指望卖几个钱的核桃树遭了灾,只收了几十个果子,里里外外,这一年要损失几千块钱。

记者手记

这么明显的事,咋就改不了?

在2012年,老人去派出所更勤了,记者测量,南赛乡派出所到张增仁家约3里地山路,老人没有任何交通工具,一直步行前往。“一年来怎么也得跑了四五趟,不是说所长开会去了,就是说负责的人不在。”终于有一次,张增仁堵住了一位主管户籍的民警,“上次又说让我拿结婚证,还要开村里的证明,我都准备好了,送去派出所,隔了一个来月吧,又说上头退回来了,缺证明材料。”

户口本:

站在山风里,张增仁父子就在院子里开始了咨询,询问当年怎么就登错了户口,男子说,“我咋知道哩。”问现在需要什么手续能改,男子说,我也不知道哩。但是看了张立强和张增仁的身份证,承认错误确实比较明显,于是打发张立强去复印二人的身份证,并让张立强留电话给他。

爹在“12岁时”就有了儿子

张增仁一趟趟往派出所跑,为了解决不是自己造成的错误带来的麻烦,站在风里,陪着笑脸,就被一句上面不批顶回来。坐在舒适房里严格执行政策的民警,能否想象基层老百姓一个来回走6里地山路的焦灼?

2008年更换二代证时,老两口找到派出所,又打听户口本上年龄错了的事,派出所再次答复,不能改。从这开始,老两口从户口本到身份证全面错误。

对于掌握着全省户籍信息的公安机关而言,动动鼠标就能查询到这对父子只有12岁的年龄差,差得离谱。却一再地要求群众提供不言明到底是什么的证明材料。更何况,造成新旧户口本出现重大错误的,也不是当事人。

张增仁的家在内丘县南赛乡报子口村,穿过斜山坡的核桃树,三间砖瓦房就是老人的住处。“老伴去给老闺女看孩子了,就我自己在家,不过材料都在。”张增仁从床铺底下翻出叠得整整齐齐的各种证明和户口本、身份证。户口本上注明1997年9月9日办理,张增仁和老婆赵赃妮都是1962年出生,身份号编号也一样,而同一个户口本上,张立强为1974年出生,在关系一栏,写着长子。“这个是我大小子,39岁了,我要是今年51岁,这不是12岁就当爹了?”张增仁的牙齿已经所剩无几,说话都有些漏风。他回忆,最早的户口本记载都是正确的,从1997年换户口本开始,他和老伴就一下子被年轻了10岁,“当时就找过派出所,他们说上电脑了,改不了。”张增仁觉得自己也不出门,也没什么用,也就没再理会此事。

当事人:

院里谈了15分钟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