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预决算公开数与批复数不符

2020-05-14 04:10

(三)预决算公开质量有待提高。一是准确性不够。预决算公开整体上省级好于市级、市级好于县级。各省份在预决算公开的重视程度、平台建设、标准化程度等方面差异较大。有的预决算公开数与批复数不符,有的预决算公开表格与账务核算信息存在不一致。二是可读性不够。部门预决算中“三公”经费、政府采购安排情况等社会关注度高的信息公开指标得分偏低,限制了社会监督作用发挥。三是存在收支不实情况。为推动地方重视公开实效,提高公开质量,2018年度抽查了政府决算公开的“城乡社区支出”科目数据,查出超范围列支、虚列支出、以拨代支、违规调整科目、以挂账方式虚减支出等违规问题。

(一)完整性规范性方面仍存在问题。一是少数部门和单位未公开预决算。检查发现,辽宁、江西、甘肃、宁夏4省份仍有8家部门和单位未向社会公开部门预算或决算。全国有2351家部门和单位未公开机关运行经费情况说明、20647家未公开国有资产占用情况说明。二是标准化规范化不够。省、市、县三级政府和部门公开的表格和材料,样式差异较大,解释说明不一。信息可用性较低,不便于年度间对比或横向分析,也不利于政府监管和社会公众监督。三是市县层面部分单位基础工作薄弱。

(二)主动公开的意识依然不强。一是有关说明及细化程度不够。目前,地方各级政府和部门在“要我公开”层面存在的问题逐年减少,但相关说明及细化程度不够。二是对鼓励公开事项重视不够。文件鼓励公开的内容,各地各部门普遍重视不够,一些单位存在应付了事的现象。三是回应社会关切不足。对群众普遍关心但有关文件未强制要求的信息,各地主动向社会公开的情况仍然不多,“以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的意识有待加强。

(三)从内容看,近年来地方预决算公开实现跨越性突破。对现行制度体系要求公开的有关内容,基本做到应公开尽量公开;对部分鼓励公开的内容,也逐步实现了由未公开、部分公开到主动公开的跨越式突破。以绩效信息公开为例,随着预算绩效管理改革步伐加快,大多数省份均组织向同级人大和社会公开了预算绩效信息,有31个省份公开了绩效目标,29个省份公开了绩效自评、绩效评价结果。部分省份将省级财政部门牵头开展的重点绩效评价报告全部向社会公开。

(二)从效果看,基本达到预决算公开制度的有关要求。根据检查数据统计,2015-2018年地方预决算公开各项指标平均达标率逐年提升,其中:各级政府和部门预算和决算完整性平均达标率分别由75.39%、72.08%提升至99.31%、99.55%;细化程度分别由71.73%、63.36%提升至99.66%、99.56%;公开及时性分别由60.17%、65.98%提升至99.89%、99.77%。

(四)从机制看,地方预决算公开齐抓共管的格局初步建立。一是各级党委政府更加重视。2015年至今,绝大多数省份的主要负责同志对预决算公开检查情况作出过批示指示。二是公开机制更加健全。财政部牵头检查、地方财政部门负责公开本级政府预决算、各部门分别向社会公开部门预决算,地方各级政府和部门公开意识逐年增强。三是配套措施更加有力。部分省份将预决算透明度作为转移支付分配的重要因素,有的将预决算公开列入本省“全面对标全力推动走在前列”任务清单,有的建设“预决算信息公开动态监督系统”,有的引入第三方开展预决算公开评估。同时,社会舆论和公众对预决算信息的关注度逐年提升。

为科学、客观、全面评价各地预决算公开情况,财政部根据检查情况对各地进行综合打分,形成了“2018年度地方预决算公开度排行榜”,继续向社会公开。排名靠后的省份,检查发现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市县层面。

下一步,财政部将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深入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政务公开的决策部署,坚持以公开促改革,持续推动预决算公开工作。一是提高标准,推动地方预决算从“形式公开”向“注重实效”转变。二是压实责任,推动地方预决算从“要我公开”向“我要公开”转变。三是持续发力,推动地方预决算从“找得着”向“看得懂、能监督”转变。

(一)从范围看,地方绝大多数部门已实现预决算公开。2018年,地方各级政府基本都能按要求公开预决算,检查覆盖各级部门和单位26.78万家,只有8家未公开(2015年93000家未公开)。在各级财政部门的持续努力下,地方预决算公开工作提高了预算透明度,强化了社会监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