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会公布出来的

2020-04-11 00:35

前天晚上6点半,朱瑞峰在其北京家中连发5条微博求助,称有警察在其屋外,“来了五个人,敲门敲得很急,三个是北京警方的人,两个是重庆来的警察”。随后,多名与朱瑞峰相熟的律师赶往他家。

朱瑞峰:重庆来的两个警察有一个是专门搞技术的,他们管我要证据,说要的就是我u盘里的原文件。他们并不是真要取证,因为得到了原文件他们就能通过技术手段找出我在重庆公安局内部的线人,所以我不能把u盘给他们。

参与淫乱视频拍摄的女性除化名周小雪的赵红霞外,还有化名张丹的郑某梅与化名谭琳的谭某琳。

朱瑞峰:有一些人一直在网上诋毁我,说我别有目的,其实他们才是别有目的。我们作为调查记者,职业道德是调查真相,我的目的就是把真相发布出来。

朱瑞峰掌握的雷政富不雅视频系犯罪证据。朱在网上声称,手中还掌握该案其他人的不雅视频及线索。根据刑事诉讼法和刑法有关规定,公安机关应依法向朱瑞峰调查核实情况,提取相关犯罪证据,朱瑞峰有义务配合公安机关开展调查,并提供相关证据。

为彻底查清肖烨犯罪团伙敲诈勒索的案情,配合反腐败工作的需要,专案组在北京警方的协助下,依法找朱瑞峰核实了解相关情况并提取相关证据。

警方负责人称,专案组在侦办肖烨犯罪团伙利用色情勾引、密拍不雅视频、实施敲诈勒索一案过程中,发现朱瑞峰曝光的雷政富不雅视频系该犯罪团伙成员许社卿(已逮捕)向其提供。

据小区居民和保安介绍,该房间一直有人居住,但已多日没见到赵红霞。熟悉赵红霞的人说,赵长相甜美,身份证上的照片都显得很漂亮。

京华时报:除了已公布的11名官员的视频外,你还有其他高官的证据吗?

据许社卿交待,因与肖烨分赃不均发生内讧,为达到报复肖的目的,许于2012年11月初,与朱瑞峰熟识的老乡王某一道赶到北京,将实施敲诈勒索的不雅视频当面提供给朱瑞峰。

朱瑞峰的微博引起大量网友关注,不少名人发微博声援他。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展江一直为网友们直播此事。

朱瑞峰说:“他们其实就是为了抓住我的线人,要不为什么带一个专门负责信息侦查的警察来呢。”

朱瑞峰:我不能相信警方,如果真的是为了破案,办案的应当是纪委和检察院,证据也不应该交给警察。而我作为一名调查记者,我应该把事件原原本本地调查出来发出报道,一个记者去纪委举报那不就越位了吗?

赵红霞即淫乱视频中化名周小雪的当事人,目前的居住信息是在重庆市渝北区某小区,其已结婚生子。27日下午,记者来到赵红霞家。敲门后,屋内有含混不清的应答声,但无人来开门。房间门锁为指纹锁,门外过道旁边,放着一个婴儿车。

据朱瑞峰称,两名重庆来的警察分别为一位副支队长和一名负责信息侦查的警官。此前两人曾去朱瑞峰的身为现役军人的前妻家试图搜查,在其前妻向他们出示了两人的离婚证明后,两人才作罢。随后两人根据从其前妻家取得的地址找到了朱瑞峰家。

昨晨,朱瑞峰在去德外派出所前,在微博上发布了“重庆性贿赂视频事件的声明和委托”照片,文中称“委托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展江老师作为与我家属的联系人;委托中国著名调查记者王克勤老师为我的新闻发言人,委托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老师为我的法律顾问团筹备人。”并称,“如果我失去人身自由,就是我写血书更换律师也是无效的”。文末,朱瑞峰不但签了名,还摁上了手印。

当晚8点,朱瑞峰向门外的警察表示,可以协助调查,但不应在休息时间,“可以明天再到德外派出所”。经过3个小时的交涉,当晚9点半,警察离开。

据《齐鲁晚报》报道27日,最早曝光雷政富不雅视频的朱瑞峰转述来自重庆公安内部知情人士的话,称赵红霞目前已经被警方控制。对于赵红霞已经被警方控制的信息,重庆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当天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如果有进展,会对外公布。”

朱瑞峰日前表示,他手中还有至少5段重庆官员淫乱视频,“当时官职都比雷政富大”,如果相关部门刻意掩盖,他会把5个高官的淫乱视频逐个曝光。

朱瑞峰:还有一些,但是证据还不足。作为记者,我们有调查社会真相、传播真相的责任。没有铁证,我坚决不能发,就因为我比较谨慎,才让某些人拿我没办法。如果我的证据充足了,我会第一时间发布这些官员的名字。

昨天上午10点,在李和平、程海、王鹏、张凯等律师陪同下,朱瑞峰来到德外派出所对话重庆警方,随后3名律师陪同朱瑞峰进入谈话室。11点40分左右,3名律师离开谈话室,由重庆警方对朱瑞峰单独询问。

昨晚10点半,华龙网发布了《肖烨敲诈勒索犯罪团伙专案组负责人答记者问》一文。文中,专案组负责人承认派民警赴京找朱瑞峰,并称朱瑞峰的视频系该犯罪团伙成员许社卿(已逮捕)向其提供。

昨晚5点半,已经30多个小时没合眼的朱瑞峰走出派出所。“我并没有把证据交给重庆警方”,朱瑞峰说,在7个小时的交谈中,重庆警方一直试图说服他将手中的证据交给警方以协助调查,称当地领导非常重视这个案子,但他一直以保护线人为由拒绝。朱瑞峰说,自己手中确实还有淫乱视频案中更多尚未落马的重庆高官的证据,“我会再进行核实,只要成为铁证,我一定会公布出来的”。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