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五一前后

2020-03-08 13:41

短线游挤爆周边接待压力剧增

往年“五一”假期都到省内或周边休闲游的段先生,今年“五一”却宅在家里,他并不是没有出游的欲望,而是不想人看人折腾来折腾去,“当年‘五一’7天变3天的时候,我还喜欢开着车到珠海或者韶关等不远的地方游玩一下,但是随着现在3天假期的成熟,短途游越来越兴旺,也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到周边游玩。”段先生表示,这样一来周边热门的旅游目的地也变得越来越挤越来越吵闹,去年“五一”开车出去差点没找到车位停车,所以干脆在家里看看书。而已经使用完今年带薪假期的宋先生则感叹,想着大家都短途游,自己可以选择长途游避开人潮,但是假期只有短短三天,想要出国旅游时间根本不够。

由于“五一”只有短短三天假期,绝大部分游客都选择近郊休闲游。记者从广州市多家旅行社了解到,港澳游、省内游等短线为主作为“五一”的主角,占整体出游总数七成左右。此外,今年“五一”假期和广交会第二期休会期交叠,部分参展商不忘休会旅游,增加了“五一”周边短线游的热度。据悉,省内及周边游、港澳游、2-3天高铁游等短途游一如既往地成为“五一”出游市场的“主角”,省内温泉、漂流、赏花线全面走热,吸引了众多市民合家出游。

小长假集中式消费出游惯性生根已久,短时间内难以扭转,政府只能利用市场规律,有序的进行引导,尽可能由大众旅游时代向精英旅游时代转变、由集中式出游消费到带薪休假的过渡。但是旅游产品和行业的发展跟不上市场的脚步,日益拉大的落差导致了“在景区看人头”、“出外旅游必挨宰”等恶劣现象。

“虽然各大城市统计的口径有所不同,有的将步行街也纳入统计范围,但是像广州就不统计北京路、上下九等人流量庞大的步行街,仅仅是统计的33个主要景点景区接待游客、市民已经达509.93万人次,这个数据已经很惊人。”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再统计多20个热门旅游城市,客流量超过1亿人次并不夸张。

携程网日前发布的《中国休闲旅游客户需求趋势研究》显示,从国内旅游看,大部分游客每年出游次数仅为一到两次,占调查比例的61.36%,约四成左右的休闲旅游者年出游次数达三次以上,与此同时,三成以上的休闲旅游者单次游览城市达三个以上。从国内散客看,旅游时间长度为2至3天、4天至1周的游客所占比例较大,分别占40.83%、31.27%,其次是当天往返、1周以上至2周的游客,分别占15.82%、9.35%。中国旅游研究院今年初发布的《中国旅游经济蓝皮书(no.4)》显示,预计2011年国内旅游人数约26亿人次,同比增长12%。城镇居民旅游花费占其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多年来已经稳定在10%左右,这表明旅游已经成为城镇居民的日常生活方式,但大众旅游市场需求仍得不到有效满足。

5337.52万人次!南方日报记者根据公开数据统计,在刚过去一个星期的“五一”三天假期里,全国已发布旅游统计数据的18座城市迎接游客超过五千万,而这些城市中尚未包括三亚、杭州、厦门、大连、青岛等热门旅游城市。记者调查发现,虽然“五一”黄金周取消后缓解了远程交通压力,但是大量的周边游却使得旅游接待压力剧增,黄金周“七变三”间接导致拥堵更集中?

18市“五一”迎客超5000万人次

实际上,南方日报记者统计出来的五千多万数据,还没有包括上海、三亚、杭州、厦门、大连、青岛等热门旅游城市,这些热门旅游城市每逢节假日的游客接待量同样是大旺。从景区来看,4月30日,厦门鼓浪屿上岛游客量突破了10万大关;杭州西湖名胜风景区管理委员会统计,“五一”期间西湖累计接待中外游客179.53万人次。从省份来看,山东省旅游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五一”假期山东全省共接待游客2038.8万人次。

市民热盼“五一”长假恢复

-专家观察

“五一”假期出游需求仍持续走高

省内各景区更是人流如织,如盘龙峡景区三天接待游客人数就超过万人。据增城白水寨景区统计,“五一”三天假期该景区共接待游客6.5万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15%。其中自驾车1.2万辆,自驾游客4.6万人次,占入园人数七成,广州、佛山、东莞、深圳等珠三角城市自驾游客占主力。近年来旅游发展迅速的从化市,“五一”期间,主要景点石门国家森林公园“五色花海”吸引游客超过一万多人次,近年火爆起来的农家乐也成为旅游接待大户,田心农家乐接待游客近4000人次。与此同时,其他省份也出现类似状况,山东城乡互动旅游火爆,各地城市居民纷纷涌至城镇近郊、乡村,踏青游、采摘游、赏花游等乡村旅游成为广大游客的首选。

为期三天的“五一”假期在一个星期前宣告结束,全国各大旅游城市纷纷公布了假期旅游接待与旅游收入数据。从已出炉的数据来看,无论收入还是接待,今年“五一”多个城市均出现大幅增长,如合肥旅游总收入同比增长了58.2%,接待游客总人数达425万人次,同比增长了71.6%,为目前增幅最高的城市。而目前游客接待量最高的城市为重庆,达到了1330.77万人次,同比增幅也接近三成。南方日报记者根据公开数据统计发现,仅仅在“五一”三天时间里,包括北京、广州、重庆、成都在内的18座城市,接待的总游客量达到了5337.52万人次,相当于广州总人口的四倍!

改变集中出游观念需市场引导

来自广州市假日办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假期,受到假日前开通广州赴台个人游利好消息刺激,旅行社组团台湾游人数同比增长54.33%。多位旅行社人士透露,赴台游团队的出游天数普遍在4天或以上,并未局限于“五一”三天假期。而在旅行社组织的旅游产品中,除了短线游一如既往的火爆以外,今年“五一”期间,包括出境游在内的长线旅游增长迅速,其中出国游达0.52万人次,同比增长31.14%。

“五一”黄金周从7天变成3天后,虽然长线游出现下降,但是由于5月份仍然是传统旅游旺季,居民出游欲望并未下降,纷纷将长途旅游改为短途休闲游,像航空、铁路等看得见的交通压力得到缓解后,另一处“看不见的压力”在悄然增加,城市周边住宿、餐饮等火爆异常,近郊休闲也需要排队等位,尤其是自驾车出游,往往车位难觅。原本集中的远程交通压力,已经悄然转变为近距离的接待压力。

在尚未落实带薪休假以及延长假日的前提下,如何在有限的三天时间内舒缓大量市民的出游欲望?这个问题与“如何提升市民单次出游的幸福指数”有异曲同工之妙。提升市民单次出游的幸福指数需要在旅游产品更加多元、服务质量更加优秀、监控管理更加到位这三方面下手。其中,产品更加多元这一点是近年来旅游业界较为重视的一个方面,在全省旅游工作报告会议上,增加高端旅游产品的供给是今年的热议话题,只有市面上的产品丰富了,市民才可能在选择上呈现自然的分流,保证了单次旅游的质量。另一方面,当前服务从业人员门槛低、薪酬低、流动性大,服务质量的问题却成了一道无解的难题,而且形成了一个长期的恶性循环。至于监控管理体系的缺位,众所周知,在旅游业界里面,监管人的数量和法规水平并无明确规定,其手上并没有握住管理的生杀大权,导致了监管系统的形同虚设。

广东商学院张伟强教授:

在以上三方面无法改变的情况下,难免萌发“改变人们集中出游的欲望”这一设想。但是在公众假期集中出游是根深蒂固的观念,甚至在计划经济时代就已固有,再加上大部分的企业单位只在假期释放劳动力,因此注定了集中出游消费欲望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有所改观。同时需要注意的是,上文提及的旅游市场的发展目前只是停留在数量上的增长,而非市场素质的全面发展。这一点体现在游客大多青睐在假期举办促销活动,甩卖门票的景区,价格导向第一性加剧了人潮拥堵现象。

每年“五一”前后,都是市民期待“五一”恢复为七天假期最强烈的时期,知名专家、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也曾提出过设想,希望在保持目前其它假期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在传统旅游旺季“五一”上多增加两天的法定假日,使得“五一”可以延长为一个五天的中黄金周,作为“五一”黄金周取消后的补充方案,虽然市民网友等都对此强烈支持,但是并未有引起国家相关部委的注意。不过,不少企事业单位纷纷建议职工将两天带薪假期与“五一”结合,形成一个实质性的中黄金周。但能够通过这种方式享受假期的市民毕竟只有一小部分,大量有休闲度假需求的市民仍然只能集中休息三天。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