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现在

2020-08-13 11:33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此千古佳句用在海洋生态系统中似乎并不合适,但长期关注海洋生态的民间环保人士蔡士晨曾以此句为“蓝本”,改成打油诗《问海》,其中有一句:问海缘何臭如许,为有源头死水来。

近几年来,官方公布的资料印证了蔡世晨的说法。资料显示,渤海沿岸江河纵横,有大小河流40条,其中莱州湾沿岸19条,渤海湾沿岸16条,辽东湾沿岸15条,形成渤海沿岸三大水系和三大海湾生态系统。去年出台的《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2011-2015年)》里的数据显示,海河主要河流水质总体为重度污染,劣ⅴ类水质断面主要集中在海河干流、子牙新河、卫河、卫运河、北运河、马颊河等河流;辽河干流水质总体为轻度污染,支流总体为重度污染,劣ⅴ类水质断面主要集中在浑河、太子河、条子河、招苏台河等支流。

卢学强主持和参与了多个水污染治理和海洋生态等方面的课题研究。据他介绍,作为我国内海,渤海特殊的地理位置及其深入内陆的地形特点使其成为一个半封闭型海区,水循环速度缓慢。而对半封闭型海区来说,在众多造成海水污染的因素中,污染种类多、数量多的陆源污染对海洋环境的影响最大。

天津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卢学强接受渤海早报记者采访时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陆源污染对海洋水质影响很大,已经成为影响海洋生态的“罪魁祸首”,特别是汇入渤海的海河流域、辽河流域和黄河流域大小河流中“集纳”的工业污染、城市污染和面源污染三大污染,导致入海河流水质变差,最终造成海洋生态的恶化。

如此梳理,便不难发现一滴水在流入海洋过程中会打上怎样的人类“文明烙印”:假如其经过有些沿海城镇,也许会带着人类生活产生的各种污物;假如其经过工矿企业,可能会携带者红如铁绿如铜毒如铬等金属或重金属;假如其经过农村,或将直接裹挟着各种生活垃圾、牲畜粪便、农药及农田化肥等进入海洋。(记者 孔令彬)

“生活源、工业源和农业面源污染是河流污染的三大主要因素,”卢学强介绍,“生活源就是指人类日常生活产生的污水等;工业源产生的废水量相对生活污水而言并不大,但废水中污染物浓度高,特别是一些重金属污染更是‘罪大恶极’;还有就是农业面源污染,这是相对于前两者为点源污染来说的,主要包括畜禽养殖、农村生活、农田径流等。”

“看看这些大大小小的河流,至少有40条,全部流入渤海,”蔡世晨在一张中国水资源分布地图上,用红色的水笔围着渤海划出一道道放射线。曾几何时,这些大小河流在他眼中是蓝色的,和海洋一样的蓝,因为它们虽然孕育出不同的文明形态,但都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而现在,这些河流之于海洋,就像一个病人身上插满了管子——不是用来救命的,而是正在向病人的体内注入致命毒液。

一滴水,经过怎样的旅程,带着怎样的人类“文明印迹”,最终流入海洋?

“也许某些河流的某些河段,或者说一些小的河流,特别是饮用水源地的河流水质状况还算不错,但整体上来说,汇入渤海的各大流域基本上处于有河皆污的窘境。”蔡世晨说。

资讯排行